智悲佛网

佛陀的觉醒心理学:一种个性化的修行和治疗框架

The Buddhas psychology of awakening:A personal spiritual practice and framework for therapy

 

作者:马尔柯姆·赫克斯特

By Malcolm Huxter 

 

 

作者介绍:

马尔柯姆·赫克斯特,应用心理学硕士(Master of Applied PsychologyMAPS),心理咨询师,临床心理学家,新南威尔士州北海岸地区卫生服务办事处,私人执业医师。(注:MAPS:完成4年心理学本科学位+2年心理学硕士学位)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灵性意味着不同。在许多人看来,灵性是应对难忍之事的一种方法。作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方面,灵性既可作为心理学家的个人修行,也为治疗中所遇到的困难提供帮助。

 

佛教经常被认为是一项灵性修行。诸如正念之类的佛教的理论和修行,已为许多心理学家所熟知。基于佛教框架,菩提比丘将正念定义为“用心关注和洞察自己的每个当下”(沙皮罗, 2009, p.556)。然而,在当代心理学中,对于正念的定义并没有一致性的意见;而且,正念的运用经常脱离佛教的框架。如今,当代心理学对正念这样的佛教修行开始萌发兴趣,于是,将这些修行的框架厘清就越发重要了。

 

佛教框架

 

“佛陀(Buddha)”一词来源于词根“佛(budh)”,意思是“觉醒、了知”。佛陀作为一位觉醒的心理学家,教给我们认知自我和外围环境的方法。四圣谛是佛陀教法的基础,描述了如下因果关系:苦、集(苦的因)、灭(从苦中解脱)、道(解脱的因)。虽然它们通常被称为圣谛,但我们也可以称之为使人趋向高尚的真谛,因而,它们可以被应用于所有心理疾病的基本模式中,提供摆脱这些心理疾病的方法。

 

真谛一:苦谛

 

苦谛(第一个真谛)来自于巴利语“苦(dukkha)”。坦尼沙罗(1996)将“苦”描述为难以忍受的事情。“苦”包含了心理疾病中各种各样的精神或情绪痛苦。

 

真谛二:集谛

 

佛教认为,“苦”的根本原因(第二个真谛——集谛),由以下精神、情绪和行为倾向产生:

贪——沉迷于令人愉悦的感觉、渴求和执著

痴——无知、错误的觉知和感知

嗔——拒绝、逃避、纠结于不愉快的感觉或厌恶

 

佛教认为,“苦”的产生和延续,是因为外境和贪嗔痴这三种苦的根源相互作用,形成循环,相互依存、周而复始。

 

真谛三:灭谛

 

涅槃(梵文术语)是第三真谛——灭谛。根据翻译,涅槃的字面意思是“解(涅)绑(槃)”(坦尼沙罗, 1996)。因此,自由,不是以它是什么来定义,而是以它不是什么来定义。在这里,自由意味着一个人不受那些导致“苦”的旧有模式与习气的束缚。当脱离无益的相互作用的轮回,就可达到涅槃。

 

真谛四:道谛

 

八正道是第四个真谛,它为人们指示了通往自由的道路。八正道中的八个因素被分为三个类,它们之间互相依存。

 

 

都以“正”字开头,在治疗语境下,“正”字的意思是:完全的、真正的和有技巧。八正道之间不是线性关系,而是共同组成了一个互相依存的系统,“就好像电缆,其中缠在一起的每根单芯都要有所贡献才能使电缆最结实有力”(菩提比丘,2000ap.13)。

 

正见(正确的见解)可以引导行为的结果,无益的、不明智的行为将产生痛苦。正确的见解可以使人做出巧妙的决定,决心放弃有害的旧有行为模式。这种正确的见解和意图构成了解脱之路上的智慧要素,它可以使人们的行为随顺内心最好的意图和同理心。这也体现了八正道的道德要素:正语(正确的言语)、正业(正确的行为)和正命(正确的生计)。

 

有道德的生活,加上持续地保持对当下的觉知,就会引生内心的镇静和稳定,这就体现了八正道上的禅定要素:正精进(正确的能量)、正念和正定(专注力)。镇静和专注可以激发出智慧,智慧可以促进正道的持续。

 

坦尼沙罗 (2006)是这样描述智慧的:“佛陀为人们指示了一个度量智慧的简单试验,依据你能够做到以下事情的程度来判定你的智慧:你可以让自己做某件你不喜欢、但会带来幸福快乐的事情,并且避免做你喜欢、但会带来痛苦和伤害为结局的事情。”这强调了趋向幸福和避免伤害行为的重要性,这一道德标准也刻画出了整个正道的特征。

 

缘起

 

佛陀通过“缘起”这一基本原则介绍了万事万物的本质。四圣谛是体现这一普遍原则的一个特定实例。缘起是复杂和难以理解的,我们可以如下简洁地解释它:

当此因存在时,彼果就会出现;

只要此因生起,彼果就会生起。

当此因不存在时,彼果就不会出现;

只要此因停止,彼果就会止息。

换言之,没有了因,痛苦就不会产生。

菩提比丘,2000b (p. 552)

 

佛教框架应用于病例概念

 

CBT(认知行为治疗)角度可以对佛陀教法的四圣谛做以下描述:

1. 当前存在着问题或失调。

2. 背后有这些问题生起和持续的病因。

从这些难题当中解脱出来是可能的,或者至少可以减轻其症状的严重程度。

3. 运用认知、行为和情感策略等疗法来对治病因的生起和持续。

 

临床上,四圣谛和缘起共同为病例概念化提供了一个框架。例如,灾难化就是恐惧恶性循环的持续过程(Wells威尔斯, 1990)。然而,如果患者不相信灾难化思维,也就是这个特定的起因不复存在,那么恐惧的严重程度就会减弱,或者周期缩短,继而恐惧会彻底消失。

 

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抑郁症。例如,基于正念的认知疗法(MBCT; Segal, Williams & Teasdale西格尔, 威廉姆斯&蒂斯代尔, 2002)表明,正念可以预防抑郁症复发。西格尔等人(2002)发现,当那些反刍性思维不被当作事实来相信时,即当持续因素消失时,其复发的可能性就更小。

 

虽然正念经常被当作独立于四圣谛和缘起框架之外的一个技巧来运用,MBCT的开发者们也提示人们不可脱离框架背景来运用它(Teasdale, Segal & Williams,底斯代尔,西格尔&威廉姆斯,2003)。从佛教徒的观点来看,运用正念治疗的背景就是八正道。

 

对于道路的反思

 

论典里提到,佛陀的教法是非常明了、直观、永恒,并且可被验证,智者们可以自己去体验。我认为,佛教的解脱之路对于临床心理学家及其患者都大有裨益。在心理健康服务中,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我经常向他们推荐佛陀测度智慧的方法。这尤其受到躁郁症患者的欢迎。智慧可以帮助他们避免纠缠于有害的模式中,并培有益模式,让他们战胜狂躁、破坏的冲动,打破另一个极端——郁抑症的顽固循环。

 

我第一次接触到佛教的觉醒心理学大约是三十四年前。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能见证到临床心理学对解脱之路的各方面(比如正念)兴趣持续增长,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佛教心理学家,对在临床中使用正念禅修感到一种既欣喜、又有所保留的复杂心理。欣喜是因为更广泛的群体可以得到这样强大的治疗工具,它已经帮助了各种各样遭受心理疾病的人。对在临床中使用正念有所保留,是因为观察到其应用经常与智慧和伦理相脱离。

 

从佛教徒的观点而言,正念仅仅是佛教解脱之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分离和孤立教治疗方法的任何部分,将会降低这些方法的适应性、灵活性和效用。就像被抽了线的电缆变得无力且易断,脱离佛教框架的正念也会失去作用,甚至在某些病例中,相当危险。

 

总而言之,作为一项灵性修行,八正道是一条通向觉醒的道路。当我们醒来,仍然体验着无常,但是伴随着无常而来的痛苦,会减轻甚至完全消失。在临床中,四圣谛和缘起可以形成一个框架,来阐明解脱路上的各种因素是如何产生疗效的。这样一来,佛陀的觉醒心理学对于治疗者和患者来说,都是通往心灵自由的道路。

 

【参考资料】:

Bodhi, B. (2000a). The noble eightfold way: Way to the end of suffering. Onalaska, WA: BPS Pariyatti Editions.

Bodhi, B. (2000b). The connected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A translation of the Samyutta Nikaya. Somerville MA: Wisdom Publications.

Segal, Z.V., Williams, J.M.G., & Teasdale, J.D. (2002).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for depression.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Sharpiro, S. L. (2009). The integration of mindfulness and psychology.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65(6), 555-560.

Teasdale, J.D., Segal, Z., & Williams, M.G. (2003). Mindfulness training and problem formulation.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10, 157-160.

Thanissaro B. (1996). The wings to awakening. Barre, MA: The Dhamma Dana Publication Fund.

Thanissaro B. (2006). The integrity of emptiness. Retrieved 2006 from
www.accesstoinsight.org/lib/authors/thanissaro
.

Wells, A. (1990). Panic disorder in association with relaxation induced anxiety: An attentional training approach to treatment. Behavior Therapy, 21, 273-280.

 

文章来源:https://www.psychology.org.au/inpsych/buddha/

原文发布日期:2009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7.09.30

翻译:永丹卓嘎

一校:圆痴

二校:任莹丹、冯颖

终审:圆智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智悲翻译